P2P再遭劫:存管银行解约、提高服务费、缴纳声誉保证金

近日有消息称,上海银行与某华南区网贷机构终止续约。据相关媒体报道,该网贷机构同上海银行的存管协议本应截止今年(19年)4月份,而近日接到了来自上海银行的通知,称之后不再续约。

事实上,受网贷平台不稳定性所影响,银行退出存管或终止与部分P2P合作的新闻屡屡曝出,例如贵州银行、上饶银行、江西银行等,正在不同程度地主动放弃这块业务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就在一些银行选择部分或全部清退的情况时,剩下的银行正慢慢开始变相的提高起合作门槛……

想合作需要缴纳“声誉保证金”

近日,赴美上市的合众e贷在招股材料中披露称,存管银行安徽新安银行要求公司支付一笔“声誉保证金”。

据合众e贷公告中所披露的银行资金存管协议中,第十二条规定,双方合作年度服务费为20万元人民币(含税);双方合作方式为一年一签,如任何一方要解除协议,须在到期前一个月通知对方,否则协议到期自动续签。

协议第十五条规定,根据甲方(安徽新安银行)对乙方(合众e贷)风险属性的评估,甲方可要求乙方向甲方指定账户存入适当数额的“声誉保证金”。在双方合作期间,乙方支付的“声誉保证金”不享受任何利息,仅作为乙方对甲方造成声誉影响的风险保证,不得因乙方自身的运营问题用于投资者的赔偿。

协议还规定,在双方合作期间,如果因为平台原因导致银行声誉受损,则银行可要求平台立即赔偿,后者应在收到银行通知后3个工作日内支付赔偿金,否则银行可从保证金中扣除相应金额。协议到期后,如果没有发生银行声誉受损事件,则银行在合作结束后退回保证金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双方协议还约定三种情况下,银行可以扣除平台的“声誉保证金”:

1、平台提供的信息不真实或故意不完整,存管银行有权全部或部分扣除平台的“声誉保证金”。

2、如乙方发生风险事件给银行造成不利影响,经甲方核实后,有权扣除乙方的“声誉保证金”以弥补损失,或使用“声誉保证金”弥补经济损失或进行危机公关。

3、如果乙方违反协议进行虚假宣传,或利用与甲方合作关系欺诈或误导客户,甲方有权在核实后扣除乙方全部“声誉保证金”。如果实际损失超过“声誉保证金”总额,乙方应对超出金额负责。

协议规定,合作期间,乙方不得对“声誉保证金”进行任何形式的对外宣传,不得使用“声誉保证金”为自身增信。双方合作终止后90个工作日内,甲方负责退还乙方剩余的声誉存款。

殊不知,一笔奇妙的“声誉保证金”,正是眼下中小网贷机构所面临的荆棘处境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安徽新安银行注册资本20亿元,2017年12月1日正式开业。新安银行发起人为安徽省4家民营法人企业:安徽省南翔贸易(集团)有限公司、安徽金彩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、合肥华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、安徽中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。

据互金协会平台披露,新安银行目前共对接34家P2P机构,其中包括合众e贷、金信网、信用宝、小诺理财、农金宝金融、365易贷和多赢普惠等。

存管银行从大白菜成了稀有动物

银行资金存管是P2P平台合规备案的第一道门槛,没有存管就无缘各地区的合规检查,更无法完成后续的备案。

据了解,截至2019年1月14日,共有43家银行通过网贷资金存管系统测评,进入存管银行白名单,其中32家银行披露了其银行存管信息,北京银行、浙商银行、厦门农商银行、杭州银行、上海银行等11家银行尚未披露存管信息。

据不完全统计,32家银行共计对接645家网贷平台,其中530家平台上线全量存管业务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已披露的32家银行中,新网银行对接的平台数量排名第一,共计106家;上饶银行、宜宾商业行分别以78家和69家平台数排名第二和第三。

另外,需要指出的是,2018年上半年开始,已有不少银行开始提高合作门槛,部分银行更是停止接入P2P平台。例如,对接近30家网贷平台的贵州银行去年3月全面退出存管业务。

业内人士分析,此前市场普遍预计2018年6月30日为网贷备案大限,上线银行存管成为很多平台的强制需求。“在这种背景下,银行也将网贷存管当作一项有前景的新兴业务加以拓展。在此过程中,出现了银行存管重形式、轻管控的问题,一些银行不具备开展网贷存管的客观条件,一些平台也不满足基本合规要求。”上述人士直言,“大跃进式发展之后,银行对部分平台进行清理也就在意料之中。”

除上述645家网贷平台外,仍有四成的正常运营平台暂未披露对接的存管银行。

“在备案尚未落地的背景下,当前并非更换存管银行的最佳时点,不过续约与否是银企双方选择,既然存管银行不再续约,平台就需要提前做好存管银行的更换工作,将影响降至最低。一般情况下,除非平台找不到新的存管银行,否则不会对其后续备案等进程带来太大的影响。”薛洪言表示。

存款银行抛出带刺的橄榄枝

受部分存管银行纷纷撤离或全部清退的影响,剩下的存管银行则趁机提高服务价格。

据相关媒体采访报道,存管银行在跟P2P的合作中非常强势,开出的条件很苛刻,收费方面不允许讨价还价,一线平台还好,二三线平台除了要缴纳一次性系统接入费,年度服务费,交易手续费等,很多还要给银行缴纳保证金,保证金少则50万,多则数百万,取决于平台规模以及与银行谈判能力。

例如,2017年,陷入兑付危机的国诚金融就曾爆料称,500万存管保证金被浙商银行挪用。而合众e贷的“声誉保证金”只不过是保证金的最新变种而已。

另外,据科技金融在线了解,厦门国际银行等数家银行尽管在官网披露了金融服务价目表,却在存管服务上又注明了与客户协商收费。

据几家银行所披露的价格,科技金融在线发现,北京农商银行最高,不超过300万元/年,具体与客户协商确定;其次为平安银行,每年服务费不低于130万元。

在接入费方面,各家银行报价基本一致,都是20万元。如百信银行公布的存管收费标准显示,存管系统接入服务费为20万元每家平台,存管系统升级服务费为10万元每年。

在交易手续费方面,有的银行采取固定年度费率,如恒丰银行价格为不低于80万元/年,具体与客户协商确定;北京农商银行结算手续费按每笔1-5元收取,或者按交易金额的0.2%-1%收取。

另外,百信银行还要收取被存管账户资金的保管服务费,费率为合作平台放款额的0.1%。

一面是网贷行业继续自我出清,一面是存管银行倒逼P2P优胜劣汰。2019年,中小网贷机构的日子该怎么过?

来源: 科技金融在线

长按图片, 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

财知道微信号: my68com

财知道 | 财经媒介服务领导品牌